新聞 NEWS
致城規會信件 [X]
Date: 22 AUG 2022 | Category: 本地

本人劉家樂,從事高爾夫球工作23年,曾担任TaylorMade 和 Titleist 等國際品牌的亞太區和大中華區的市場部主管。因工作關係到訪國家超過30國、到訪的球場超過300個。亦曾協助中國高爾夫球國家隊,當中包括梁文沖和張新軍等等…為國家隊建立南山高爾夫球基地。現職高爾夫球賽事評述員,同時亦是香港高爾夫大聯盟發言人。

 

根據R&A 2019年的數字,全亞洲一共有6,349個球場,新加坡佔17個(3公眾場及14私人球會),而香港只得5個(1 個公眾及4 個私人),是國際城市中球場數目最少的一個地方。 對於喜愛高爾夫球的人來說,大家都去球場打球。由於香港只有兩個場球場開放給公眾,並且需求者太多,因此在滘西洲公眾球場實行限打令,每個香港市民一月最多只可打4場。另一個開放給公眾的球場就是粉嶺,這裡絕對不是只讓權貴獨享的地方,一般市民可透過電腦訂場服務在粉嶺打球,時至今日非會員球場的使用率高達45%。

 

每一個國際金融城市,都有一個地標式的高爾夫球場;紐約National Liberty Golf Course、倫敦Wentworth Club、新加坡Sentosa Golf Club,而香港的粉嶺亦是世界知名的球場之一。

 

香港粉嶺高爾夫球會的「舊場」(Old Course),於1911年開放,是當年港英政府向清政府租借地方,更與當時的村民商議後,最終落成了「舊場」。隨著九廣鐵路的開通,球場正式使用。由那一刻開始,「舊場」就保育了當地的樹木和其自然的生態,由於當時沒有大型的推土機,「舊場」並沒有大幅改變地形。反而是盡量按照當地的地勢,盡量保留了原始樹木和墓地,更大量植樹,加上中西合壁的涼亭和會所,把粉嶺成為獨一無二、全中國最古老的球場。

 

假如沒有了「舊場」,香港女子公開賽將會停辦。我們的下一代女子運動員將失去在香港與國際球手交流的機會;香港女子高爾夫球手陳芷澄兩度代表香港參加奧運,証明香港運動員只要有合適的訓練及場地,絕對可衝出亞洲。奈何「舊場」被拆,在緊絀的場地供應下,我們將來的運動員可供練習的場地及機會再進一步減少。

 

場地減少、教練工作減少、球場員工數目減少。他們一生所付出的努力,就是因為一個不合理把球場收回的決定;變得徬徨無,連帶高爾夫球零售業都因此變得雪上加霜。

 

粉嶺「舊場」是全中國最古老的球場,而在亞洲有過百年歷史的高球場不出20個,它們分佈於日本、泰國、印度、斯里蘭卡等國家。而每個國家皆對這些過百年的球場視之如瑰寶, 從來沒有一個地方會毁掉有過百年歷史、世界知名的球場去建屋。這是一個反智的行為,此舉將會構成國際笑話,只顯示香港人對環保的認知和對過百年的球場生態環境毫無認識。

 

大家試想想,當年若沒有把地方建成球場,我相信「舊場」很有可能成為棕地或農地。為何堅持要用「舊場」的3 個洞建公屋?難度香港沒有其他更適合更大規模的棕地和綠化地去建公屋?而非要毁掉全中國唯一過百年的高球場不可?

 

請停止妖魔化高爾夫球,它是奧運項目,它不是權貴活動。保留「舊場」,可以令本港高爾夫球更加普及化,讓青少年接觸多元化運動項目。 

 

日本把1929年建成的霞之關鄉村球場視為國寶,並舉行了東京奧運高爾夫球比賽。我們亦應該以同樣的價值觀及態度,重視我們祖先留下來的粉嶺「舊場」。過去多年,「舊場」已開放給公眾,舉辦不少非高爾夫球活動,例如:開放日 、越野跑、生態導賞團、木球賽事和黃昏日落徑等等活動⋯⋯ 亦希望哥爾夫球會能再進一步開放,讓更多市民都可以共享共賞這世界級的渾然天成的粉嶺「舊場」。

 

劉家樂
資深高球評述員
 

 

以上內容純屬個人意見
The above content is purely personal opinion

 

 

 

LALAGolf   GOLF ‧ TRAVEL ‧ LEISURE ‧ LIFESTYLE
Enhance & Promote the Sport of Golf in Hong Kong & China.
Copyright © 2022 LALAGolf.com. All right reserved.